首页 显示器正文

[随笔]云南网络作家的走向与发展空间

wangchaowh 显示器 2021-06-11 04:45:02 2 0

访谈:云南网络作家的走向与发展空间

    主持人:冉隆中 文学评论家,昆明文学研究所所长 。

    ●访谈人简介:

    边 民 云南知名网络写手 ,多年活跃于各大中文论坛,在网上和传统平面媒介发表百万字以上文章。主打杂文散文评论随笔。资深IT业界人士 。

    风之末端 本名赵立,云南知名网络作家 。曾供职于《都市时报》、彩龙中国网 ,云网等 ,在网上和传统平面媒介发表百万字以上文章,部分文章影响颇大。

    阿 闻 云南作家,出版作品500万字 ,获得各种有关文学的奖项,写小说,已经出版长篇6部。作品出版前网上放粗稿 ,出版后别人帮着往网上贴全稿 。

    陈秋月 传统写手+网络写手。住在昆明,喜欢写字,十六岁开始发表作品 ,都市时报 、春城晚报文娱评论写手;作品见诸于全国十多家期刊杂志和多家网站。

    黎小桃 人中女吕布,马中母赤兔;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一枝桃花压海棠 ,惊天动地玉玲珑;万花之艳,万艳之娇,万娇之圣 ,万圣之兽;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念天地之幽幽,独怆然而奸笑的——昆明网络写字小混混 。(供职于某新闻网站,多家媒体专栏写手 ,07年出版20万字长篇旅游散文一书)

    主持人:网络正改变着我们生活的时代。网络不仅意味着文化传播方式的改变,它也影响着我们的思维、选择、判断——直至我们的价值观。网络对生活的渗透是无所不在的 。对于写作者而言,网络的影响或许更直接——它带来的大量便捷和相同数量的困惑 ,让所有的写作人都无法回避。读屏时代,我们的读者阅读有什么变化?面对网络传播,我们的写作人怎么了?文学写作 ,有体制内外之别吗?带着诸多问题,我们最近与昆明一些著名网络写作人开展了多次走访和对谈。

    今天,面对大家 ,我首先在称呼上遇到了问题——称呼网络作家还是网络写手,哪一种比较准确?什么程度上才算“网络作家”或“网络写手 ”?大家更愿意接受哪一种称呼?

    边民:“作家”显得过于正式 、严肃,传统体制色彩太浓 。网络写手是一个被普遍接受的命名和概念。网络使得“全民写作”不再具有媒介层面上的障碍 ,也脱离了传统体制所提供的保障和设置的门槛。在网络上写作具有一定知名度影响力的均可称为“网络写手 ” 。

    阿闻:网络写手或网络作家是依附在网络时代上的名词 ,没啥逻辑性,网络就一载体 。和纸媒大体属性相同。作家写手出现在网络上,才是真定义。

    风之末端:作家这个词已经有很长历史了 ,而网络是一个新兴事物 。我觉得写手和传统的作家还是有很多不同点的,尽管都是在写字,举个也许不太恰当的例子 ,现在的作家里面,可能还有拿笔进行写作的,而网络写手 ,就肯定使用键盘了。再有,很多传统作家会认可“十年磨一剑 ”并身体力行,但网络的大规模发展到现在也才几年 ,在浩如烟海的网络上,网络写手必须不断推出自己的作品,不然马上就被人遗忘 ,靠一篇精彩的网文就可以让很多人记住很长时间 ,那是不可能的事。

    写手和作家最大的区别还在于,作家这个名称,带有职业化的特点 ,传统的说一个人是作家,那就是说他以写作为职业,以此为生 。但网络写手大多都有自己本身的职业 ,组成成分很复杂,业余的味道更重。最重要的是,作家有相应的作协 、文联等组织归属 ,写手则各自为战,写作也完全是个体化的,不必听从和配合社会思想宣传工作需要。

    被封为网络作家或写手没有具体的标准 ,一般来说,坚持两年以上的网络写作,文章能够在全国性门户网站作为重点推荐 ,能够有四、五篇点击量过万 。写作体裁不限 ,每篇文章都有一批固定网民回帖,我觉得就可以叫作网络写手了。

    陈秋月:两者的差别非常大。网络写手,大部分都是一些有文学志向、兴趣的爱好者 。网络作家则是比网络写手更优越的角色 ,他们的水平比写手高,名气比写手大,也不需要吹捧。他们被称为网络作家是因为利用互联网发表作品 ,然后得到纸媒的出版。

    黎小桃:网络因其虚拟性比现实通常要轻松愉快,这个特性注定网民具有“无所谓”的性格 。所以,把在网络上写字的人称为“网络作家”还是“网络写手 ”对网民来说并不重要 。在这个阿猫阿狗都能称为“作家”的时代 ,我认为,“作家”这个词汇是对优秀的网络写字人的一种侮辱。比如谁说我是作家,我会说:“你才是作家!你们全家都是作家! ”

    主持人:传统写作人对网络写作人有很多隔膜 ,很想知道网络写手在网上写作的目的是什么?有无功利性的考虑?

  阿闻:目的目前都说是在写着玩,这很虚很操蛋,其实是把功利性盖着 ,玩成功了 ,功利性就出来了。

    风之末端:应该说大多数网络写手在网上写作之初都不带有功利色彩,网络本身就不能给写手带来经纪商的利益,写手们只能是抒发自己的胸臆 ,展示自己的写作才能,能够得到网友的跟贴反馈就是最大目的,在网上 ,平凡的文章是得不到大家青睐的,要是大家都不感兴趣,这就意味着你在网上只能自生自灭 ,也就成不了网络写手 。

    等到成为网络写手的一员后,可能才会有人考虑到功利的一面,但这时候的考虑就不带有什么网络特色了 ,这是基于自己已经知道了社会对个人的认可,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无论想以此身份换个好单位好差事 ,还是写书出书 ,都和其他从事文字工作的人完全一样。

    边民:绝大多数写手是自我表达的需要而写作,算是某种自我实现的目的吧。功利性的考虑很少 。如果考虑稿费版税铅字出版这些因素成为网络写手的主流动机,网络写作就不是现在这样的自由状态了。

    陈秋月:网络写手不是为了赚钱而在网络上写字 ,网络写手大部分都有自己的工作,工作环境要么相对轻松,要么就是工作与文字有关 ,单纯靠网络写作为生的人很少,因为他们把网络作为一种媒介,提供了超越传统写作多得多的便捷与机会。也不是说完全不赚钱 ,网络写手的心状比较随遇而安,有收入当然高兴,没收入也可以在网络上自得其乐 。

    黎小桃:别人我不知道 ,但我在网络上写字的原因是自己喜欢写,同时也希望得到些叫好声。你说我虚荣也可以,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啊 ,谁没有虚荣心呀!谈到功利性 ,如果文章能变成货币当然更好了,谁会跟钱过不去?除非那人是二傻子。

    主持人:我们经常看到一种情况,网络写手因网上写作而进入传统平面写作 ,被称为“招安”,这是网络写手都希望的吗?

    阿闻:除非名利都先天性具备了,不然说“不希望”就很不诚实了 。

    陈秋月:这个因人而异吧。有些人天性自由 ,不喜欢被束缚;而有些人则认为“招安 ”是对自己才能的一种承认。

  边民:“招安”没什么不好 。郭敬明进作协了 。很多网络写手希望得到传统写作界 、媒介的认可,但多数同时不愿意进入体制内写作。

    风之末端:据我所了解的情况,“招安”这个事要分开来说。很多网络写手即使进入传统平面写作 ,还是走的网上写作的路子,思维方式、写作风格都不会有太大改变 。我本人应该是个最典型的例子,我在网上写作后彻底改变了我的职业 ,成为一个文字工作者。我现在的写作三分之二都在传统媒体上发表,甚至于过去在网上写的作品也都被翻出来发表了,这种给谁写作并不重要。

    网络写手所希望的招安 ,更多是一种传统社会对网络写手的认同 ,还以我为例,我也希望能加入作协文联一类的组织,可能加入进去干什么不重要 ,我还是保持现在的写作状况 。但至少可以对自己的——写作——身份有个定位,毕竟,就像我前一个问题里所答的 ,网络写手是个很含糊的称呼,没有一个标志性的定论,有点不清不白。

    黎小桃:以前我挺想被招安的 ,后来一看,文联或者作协的那点薪水根本不够我买几身花衣服,便以讯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拒绝被“招安 ”了。道理很简单 ,我不会为文学献“生”,写字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 。看到80年代或者更早的某些文学女青年对文学热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我觉得她们傻逼得无以复加。

    主持人:网络写手的传闻很多。当然 ,可能是不大上网的人对网上交际方式存在很多隔膜所至 。网络写手在现实(线下)的主流生活状况是怎样的?请大家不妨介绍一下。

    风之末端:大部分还是有自己的职业 ,过着很正常的日子。只是上网的时间多一点,这就使自己能够随时接触新的东西 。和常人有点不同的是,社交圈很大程度上在网友间 。

    陈秋月:这个就太复杂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 ,现在的网络写手也良莠不齐,水平差距也增大.他们的生活状况更是不一样,他们的生活经历、年龄状况 、个人信念都千差万别,对世界的感受和理解的情况也不同,网络写手只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对于互联网和文学创作的热爱。

    阿闻:这个嘛,嘿嘿,鬼知道 。

    边民:都有一份正当职业安身 ,与传统写作界不大沟通交流。难道传统写作界的传闻还少么,干嘛就说网络写手?

    黎小桃:网络写手只是一个角色扮演而已,应该大部分都有正常职业吧。我的工作在网上 ,工作之外也喜欢扎在网络世界里 。现实社会太复杂,太阴暗,我还是离它远一点好。

    主持人:现在写作人都不避讳谈钱的事情了。网络写作的经济收益在线上有哪些方式?

    陈秋月:网络写作一般的作者都是作为第二职业的 ,专职的不多 ,专职的能活下来的也不多 。网络写手不像以前的网络作家,依赖网络出名,然后通过出版来赚钱。分利。他们的收入主要来自与网站签约后的底薪、网上付费订阅分成和网站稿费 。成为签约写手后 ,有的网站会支付底薪给你,有的则不会。但在签约期限内给网站写的东西便开始获得收入。一种是从网站直接得到一笔稿费,还有便是从付费阅读中和网站分利 。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个方面就是自己主动给纸媒投稿 。如果被刊用,获得相应的稿酬。

    网络写作并不是我的专职,因为我不靠网络写作赚钱 ,在网上写东西只是兴趣。我觉得,网络生活和现实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 。

    阿闻:起点网之类的网站给网络上的作文很多希望,但成功赚钱的少 ,猫腻特多。

    边民:在付费阅读站点上发布作品,以点击率与网站分享收益。在线上发表而被传统媒体采用稿件获得稿费或出版纸介书获得稿费版税 。

    风之末端:网上写作目前只有一种收益方式,写迎合网友阅读趣味的连载 ,但目前国内这类网站还不多。

    黎小桃:发表在网络上的文章 ,并没有给我带来直接收益。间接的嘛倒是有,但一说就说大了,估计三五千字也不一定说清 ,嘿嘿 。

    主持人:与利相关的另一个话题是名。名与利,也经常是“互动”的。网络写作获取的“网络名声 ”是虚拟、泡沫还是真实有效的?

    风之末端:以我个人为例,我认为还是有效的 。衡量是否有效 ,是要看写手在网上发出的声音在网上和现实中是否起到引导舆论潮流和推动现实建设的成果。我从上网以来还是成功地做到了几次。

    边民:不虚拟,有泡沫 。网络名声是由网民阅读支撑的,后面都是实体的读者 ,只是匿名而已 。所谓泡沫则往往是写手自我膨胀,高估了读者面和人数。

    阿闻:网络上的名声也是名声,真的有很多人看重并咀嚼 ,而且很多人觉得味道不错。但本人不看好,也没感觉 。

    陈秋月:是真实有效的。因为你获得这种名声,也就意味着你在“江湖 ”中获得了相应的地位。网络作家的“网络名声” ,和传统作家在传统文学界的名声是一样的 。

    黎小桃:这个问题不能一杆子打死 ,有的写手的名声是泡沫,比如被封为“找抽型写手的开山鼻祖”的网络愤青“张怀旧 ”,大家对其名声及其言论也就是起哄架秧子而已。有的写手名声确实名至实归 ,比如前面发言的几位,哈哈!

    主持人:我们知道,网络已经有属于自己的语言 ,有很多已经是专用语言,在不懂的人看来,近似“黑话”。从写作的角度说 ,网络写作有自己的语体风格 、表达特点吗?

    陈秋月:当然有了 。可以这样说,文学只有一个,但是作家却是千人千面 ,这点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没有区别。

    阿闻:据说是有。但永远没法固定 。

    边民:有的。自由、轻松,缺乏厚重,快餐化 ,解构与消解。网络事实上形成了很多新词汇、概念 、语法 。

    风之末端:有 ,由于网民面对互联网这么多的信息,不可能像传统阅读那样细细品味你的作品,这就要求网络写作角度要刁钻 ,篇幅短小精炼,长句子很少,观点鲜明 ,语言要幽默诙谐或煽情 。但严格地说,这也不全是网络特有,网络语言还是从传统语言而来的 ,比如说,有人就认为钱钟书的《围城》是网络语言的滥觞。

    黎小桃:我认为网络写作和传统写作最大的区别是,前者比后者更随意 ,因为发布形式不同嘛,传统媒体对作品的要求比较严谨,使传统作家在创作时 ,字字句句都要仔细斟酌 ,甚至殚精竭滤、上穷碧落下黄泉……而网络作品完成之后,随便在哪个网站轻点鼠标就发布了,没有编辑审核这个程序——自己就是编辑 ,自己就是出版社。

    主持人:有名,有利,当然也该有“粉丝” 。网络写手的“粉丝 ”是怎么形成的 ,象现实中哪一种粉丝?

    风之末端:主要都是看贴者,写手要想有“粉丝”,就得不停地写 ,而且写出来的东西要受大家欢迎。网络上的粉丝和现实中的粉丝都不相同,大家互相看不见真实面目,可以说全靠从字里行间猜测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换言之,只能凭文章实力了

    阿闻:完全属于柏拉图,坚决程度随现实生活而改变 ,特快。

    边民:读者自然形成的一种偏爱和个人阅读趣味最终指向写手 。不象现实中追星粉丝那么缺乏理性和狂热表现。特例也有 ,比如“小四”(郭敬明)的粉丝也有狂热到极不理性的。是孤例 。

    陈秋月:你写的文字适合一部份人的胃口,他们喜欢你的文字,就形成了粉丝。就像现实中有人爱读贾平凹 ,有人爱读陈丹燕一样。

    黎小桃:喜欢某个写手的作品,就是粉丝了嘛 。

    主持人:作为一个正在不断发展的新型媒体(已经有人称之为第五媒体),在你们看来 ,网络写作的发展空间有多大?会超过传统出版写作的市场吗?

    风之末端:网络写作和网络阅读会随着网络进一步建设强大而空间无限,但这只是指创作数量和阅读数量上的,无论网络写作和传统写作 ,都是需要写作质量较高,或者说必须使读者爱看的作品才是第一要素。

    网络写作出版相对传统写作出版对于出版社来说,是多了一个选材的窗口 ,甚至多了一道出版前的读者阅读意愿调查,从这个角度看,出版社就会省力一些。但问题在于有人在网上已经阅读过 ,不一定会再愿意买书来看 ,所以,出版的网络作品必须达到传统出版的具有收藏价值的精品标准 。所以我估计今后此消彼长,网络出版写作和传统出版写作到最后不会有太明确的区分

    陈秋月:网络写作空间比传统写作空间大 。传统写作因为各种限制 ,它比不上网络写作方便、快捷 、以及有效率。你现在随便进一家书店,十有八九都是网络写手的书。但是,要说点实话就是 ,网络写作质量远不如传统质量,最明显的区别就是网络作品有浮躁的气息,而传统文学较脚踏实地 ,沉稳和内涵深厚 。

  我一向不认同网络文学的概念。按照承载媒质的不同来区别文学的性质是非常外在的。文学从来只有一个,不能因为它到互联网上了,就可以这样或者那样 。现在所说的网络文学的所谓的特征 ,与其说是自由,不如说是随意。

  文学是独立的事业,在任何媒质上都是一样的。网络文学对于传统文学最大的特点是自由 ,所以不存在颠覆还是继承之说 。

    边民:写作空间无极限 ,刚开始而已。写手个人的发展路径多于传统写作。市场,毫无疑问将会超过传统市场 。

    阿闻:超越?没门。本人对风起云涌的网络写手持准摇头态度,虽然不厚道 ,但现状和网上天天能见的所谓文字,9成是没有含金量的,而闪光的东西和写手 ,都最后在纸媒上展现了,所谓招安了,没发现哪个网文不愿意上报纸的。网是个滥地儿 ,充其量就一载体,淘金者海一样,得益者跟针似的 。

    黎小桃:任何文学作品都离不开“当下 ”这个大背景 ,而现在是“轻阅读”的时代,所以网络写作的发展空间是比较大的 。至于能否超越传统写作市场,我持乐观态度。现在书店里的图书一排排挤成“书渣” ,但购买者却寥寥无几。现在的网络搜索引擎强大得惊人 ,想看什么书都有,为啥还要花钱去书店买?

    主持人:如果网络写作与传统出版写作都使你能够生存,你愿意选择哪种?

    阿闻:传统 。

    陈秋月:当然是网络了。

    边民:宁愿选择网络写作。

    风之末端:我还是选择网络 ,这是个人习惯问题,我现在很少拿笔写字,偶尔拿起笔来 ,会“提笔忘字 ”,就靠键盘了 。最主要的,我随时希望看到对我作品的反馈 ,第一时间,则只有网络才能做到。

    黎小桃:毫无疑问,我选择网络 ,因为我喜欢网络。借这个机会向全世界喊出——感谢网络,感谢发明计算机以及为计算机做出过卓越贡献的人们!哈哈!

    主持人:在研究昆明都市文学现状的时候,我感觉到我自己有一个很大的空缺:网络文学 ,我们知道点什么?于是我找到很多以网络写作为主要方式的朋友 。于是有了这场关于网络文学的对话。我们的对话刚开了个头。很多问题也才只是点到为止——甚至还有很多问题根本没来得及触及 。但是仅就这个开头而言 ,我自己已经受益非浅。网络写作和传统写作,其实只是路径的不同,其中所面临的核心价值和文学问题并无改变。但是为什么二者之间泾渭如此分明 ,彼此如此隔膜,而且还经常爆发不可兼容的论争?我觉得主要是缺少沟通和对话的机制,因而也就缺少了宽容和互助的可能 。传统文学之门应该为网络写作者打开 ,网络写作者也可以跟传统写作人切磋一下手艺——直至达到彼此的沟通,包容,尊重 ,欣赏,创造出时代和人民以及作者都需要的好的文学作品来 。

喊空间麦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